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母亲的问题(翻译练习)

依然是西语翻译练习,有错误的话还望懂西语的朋友指正。。。。


原文标题:Problemas maternos

by: SubliNight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2160689/1/Problemas-maternos

我们每个人在和母亲的相处中都会或多或少产生一些问题,而妮可则有双倍的问题。并不是因为她是个问题儿童或者很叛逆,只是因为她们纯粹喜欢让她的生活不那么平坦……




妮可将钥匙插入门上的锁孔内,小心翼翼地转动。门缓缓地打开,没有发出任何噪音,妮可在心里暗自庆幸这次的成功。

进门后再小心地关上门,室内的灯已经灭了。这意味着视野内暂时没有危险,可以接着向楼梯的方向前进了。她如同忍者般悄悄地快速移动过去,心里却有些害怕会出现电视剧里老掉牙的场景——已经有人在客厅等候多时,一待她出现就开灯把她抓个正着。在顺利抵达二楼且没有被人逮到后,她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因为自己的房间就是第一个,她放松了警戒,悄悄地走进了她的房间。

“妮可亲。”黑暗里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

“妈妈!”惊吓不已的黑发女孩被抓了正行,手在墙上摸索着找寻电灯开关。

“之前去哪儿了?”坐在床上的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女性面色严肃地问道:“我和绘里亲只允许你最晚2点回家。”

“那、那个……其实是因为我和花阳聊得有点太起劲了,而且……”

“我们知道你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因为你一直没回家,绘里亲担心的不得了就去找你了。她找到花阳后,花阳都招了。她说她提前回家了,然后你留了下来继续和其他的大学同学聊天。”

妮可看向门,准备迎接另外一位母亲滔天的怒火,等着对方对她说要一直罚她到新的冰河时代开始。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转向希,对方正等着她回答之前问的问题。

“噢,她还没到家呢。她在电话里跟我汇报了情况。”

“мать(老妈)一定会杀了我的!”少女惊恐地大叫道。她知道如果绘里发火的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自由都会宣告泡汤。眼下只有一个希望了……那就是抱紧希的大腿。

“妈妈……”

“这次不可以哦,妮可亲。”女人从床上站起来,轻声呢喃道。

“但、但是……”

“不过如果你能老实跟你亲爱的希妈妈交代为啥这次参加派对的时间超过了最晚回家时间……你好好考虑下吧。”

年长女性脸上的微笑对妮可来说比起让她放心更像是恶魔的微笑。但没办法,要么服从她,要么就得想方设法从俄罗斯老妈的怒火下逃生。黑发女孩叹了口气,告诉母亲发生了什么事。

————————————————


“妮可酱。很抱歉,总不可能不让我父母和你母亲联系……”周一的时候,她的好友已经在大学门口等着她了。

“啊……“绚濑妮可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个音节,边走边死盯着地面。她这样的状况让更年轻的那位女孩担忧不已。

“你还好吗?“ 花阳扶住她的肩膀让她停下来。

“啊?”黑发女孩终于从恍惚中醒来,视线落在好友担心不已的脸上:“我挺好的,只是等会得在午饭时间找真姬酱跟她谈谈。”

“她已经知道了你们在约会?“花阳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必须得告诉妈妈,作为交换她会让мать(老妈)冷静下来。”女孩继续往前走回答道。

“不管怎样,我不认为她会因为你和一个女孩见面而烦恼……”

“花阳,你这可就大错特错了。这可不是我不愿意跟她坦白的原因,”两人走向教室,妮可的脸色阴沉了起来:“是因为欺凌……”

“嗯?”短发女孩困惑地眨眨眼:“欺凌?谁敢这么对你?”

“啊拜托!”妮可烦躁地大喊道:“我们从小就认识,你应该知道我的妈妈们是怎样的人的!她们不过就是想找个借口来骚扰她们唯一的宝贝女儿罢了。“

“妮可酱,我觉得你太夸张了。你的妈妈们是一对可爱又可亲的的父母。“

“你不跟她们一起生活当然可以这么说。“

“呐,总之,你为什么要和真姬说呢?”花阳岔开了话题。

“这可是件严重微妙的事……”妮可严肃无情地评论道。

“以及?”另一个声音问道。

黑发女孩扭头看向那名红发女孩:“真姬酱……“

妮可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时铃声响了,看来是不能再继续了:“午饭时间在在你的学院见吧。”

“好。”医学生注视着妮可和花阳渐渐远去的背影,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朝自己的教学楼走去。

——————————————


希认为是时候稍微收拾下后院的储藏室了。

上周的时候,她一直在找她的妻子在她们刚开始约会时送给她作为礼物的塔罗牌。那次怀旧的寻找让她发现这里已经放不下更多的东西了,更不用说去找了。趁着她亲爱的绘里亲和妮可亲现在正在工作和在大学里上课,她鼓起勇气准备稍微收拾下这里。

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把不用的垃圾收拾掉,将那些能用的和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分好类。收拾的过程中,她偶然发现了一个装着老照片的盒子,在看到里面装着的是她们几年前搬过来时遗失的相片时不禁露出了微笑。

她回到房内,向饭厅走去。她在饭厅打开那个盒子,取出里面的一大沓照片,一张接着一张翻看。她很高兴地发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后,虽然放在潮湿又满是灰尘的储藏室内,这些照片还是保存的非常好。

有一张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是她和绘里以及五岁的小妮可。

那天是她们收留黑发女孩儿的日子,希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自己与女儿相遇的那一天的情景。她们那时刚从国外的婚礼和蜜月归来没多久,两人都是25岁——勉勉强强达到允许收养小孩的年龄。绘里是一名成功的剧院演员,而希则是在一所知名的小学任教。两人都已经实现财务自由——这从她们最近在国外举行的婚礼上可见一斑。两人一起生活了7年,已经做好了组建一个家庭的准备,所以决定去一趟孤儿院,希望能领养一个和她们合得来的小孩子一起生活。

一到孤儿院她们就被小孩子包围了,其他的一些则在玩耍。她们和他们聊了会儿天,但这时一个小女孩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她远离那些玩耍的孩子们,独自一人开心地玩着一只毛绒兔子,摆弄着毛绒玩具边唱边跳。

她吸引了绘里的注意力,因为对于金发女人来说在舞台上表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且少女对歌舞的喜爱让绘里忍不住想要接近她。她感受到两人之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最后把少女带回了家。希一开始就对此举双手赞成,因为在刚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这孩子很可爱,更不用说她的心在听到女孩小小的声音伴着脸上灿烂的笑容后完全沦陷了。

小女孩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适应了和新妈妈们一起的生活。绘里的父母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小女孩俘获了,希的父母也和小女孩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妮可总是非常享受观看绘里的演出,随着年岁渐长对她的职业也更加感兴趣。

“然后现在我的小女孩都有了女朋友了。”希脸上含着笑想道,在心里感叹时光飞逝。

“希?”

“绘里亲,”紫发女性看着钟:“噢,饭还没做好呢。“

“别担心,和妮可一起吃饭吧,”金发女人走向自己的爱人,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一起去找她吧。“

“好。”

“噢!这是那些之前不见了的我们小女儿的照片。”绘里激动地说道。

希笑了起来:“嗯,等会再一起看吧,妮可很快就回来了。“


————————————————


“真的非常抱歉,”真姬快步跟在妮可身后:“我们得在午饭的时候做项目,因为之后还有钢琴课。”

“所以你不会给我发个短信说明一下,而是让我整个午间都在等你?”

“妮可酱,我真的发给你了。”

    两个人同时在大学出口处停了下来。

    “证明给我看。“黑发女孩伸出了手。

    真姬叹了口气,取出手机翻出已发送的短信,然后把证据展现给妮可:“看吧?我跟你说过的。”

“很好……”妮可检查了自己的手机,什么都没收到。看来是手机的问题。

“所以,一切还好吗?”真姬问道。

“好。”

“你之前想和我说什么?”

“我妈妈想请你一起吃顿饭,”妮可叹了口气:“她想了解一下你。”

“什、什么?”红发女孩的脸都红了:“但、但是我们还没约过会呢。”

    她停顿了一下:“或者说,我们正在约会?不过我不记得你曾给过我答复,是因为喝了酒吗?”

“不,我还没有给你答复。”虽说在这点上妮可还是肯定自己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的。

    现在一切全靠周末的见家长了。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母亲们会很喜欢真姬,但害怕这个女孩在和她们见过面后不会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

“很好。我现在要走了,” 红发女孩弯腰亲了亲妮可的脸颊:“明天见,妮可酱。”

    黑发女孩只是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即将成为的”女友远去的背影。她转身回家,在路上撞到了一个人。她正准备开口抱怨,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对方是她亲爱的俄罗斯老妈时大惊失色。

“мать(老妈)……”

    金发女人脸上的表情可称不上愉悦。她对女儿问道:“这人是谁?”

“真、真姬酱,她学医的。”妮可快速而又惊恐地回答道,搜寻到另一位妈妈的身影。对方此时正坐在车内,看起来憋笑很辛苦的样子。

“真姬酱是……?”金发女人等着女儿补充完她的解释。

“一、一个朋友。”妮可通过“心灵感应”向希求救。对方虽然对此乐不可支,但还是知道自己得把小女儿从绘里的妒火中解救出来。

“绘里亲,你和我都知道妮可总有这一天的。”希走近说道。

“不,妮可还很小。”绘里抱怨道。

“在妮可亲这个岁数的时候,你和我都已经约会两年并且同居一年了。”

“但是这不一样啊希!”金发女人抱住了她的妻子:“妮可可是我的宝宝!她是我的宝贝啊!”

    目睹了母亲们如此戏剧的一幕,妮可发现自己无处可躲,从教学楼里出来的人都能看到这一幕。大概这一周都要成为话题人物了吧,至少。

———————————————————


    妮可最后看了一眼镜子。如果妈妈们又做出令人尴尬的举动,她至少看起来还是最好的状态,多多少少能补救一下失控的局面。

    走下楼梯的时候她碰到了堂妹穗乃果。她的婶婶小鸟正和穗乃果一起找她的另一名婶婶,海未。她们整个下午都和绘里一起呆在后院,虽然妮可并不知道她们过来是做啥,因为她并不想在周末的重要会面前打扰到她的妈妈。

    妮可和穗乃果关系很好,虽然有时会被对方气得半死——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位被海未那样的母亲抚养长大的女孩会有把生活搞得一团糟的本事。她看到婶婶小鸟正和她的妈妈希相谈甚欢,甚至还能听见“是个很好的红发女孩”的字眼,妮可知道她们在谈论真姬。

“我们回家了。”海未冲进客厅,身上背着一把弓和一些箭。她看向希:“绘里已经准备好了。”

    一阵寒意自妮可背脊窜下,她瞄了眼后院。俄罗斯女人抽出钉在临时箭靶上的箭,脸上阴阴沉沉,隐隐听见她嘴里好像在骂着什么。现在黑发女孩不知道去车站接真姬并带她回家是否安全……

“妮可酱,”她听见堂妹在喊她的名字:“我们走啦。下次再一起玩吧。”

“当、当然。”她立即答道。

“妮可亲,”妈妈欢快的声音传来:“是时候去带你那位‘朋友’过来了。”

“她也应该放我自由的。”她低声说着朝门走去。

————————————————

妮可和真姬站在年长的那位少女家的大门前,全心全意地祈祷着此刻世界突然被卷入僵尸末日,这样她们就不必屈服于母亲们淫威之下。因为妮可有时会提起她的母亲们,真姬或多或少知道前面在等待着她的是什么。

红发的女孩喜欢上了矮个子的少女,所以在谈论彼此的家庭时,妮可从没有隐瞒过她有两个母亲的事实。事实是她的童年和青春期都过的相当艰难,因为她并没有父亲,却有两个母亲。小孩子可以很残忍,而如果父母们能告诉他们,拥有两名父亲,或者两名母亲,和拥有一名母亲和一名父亲并没有什么不同,她的日子大概能更好过些。不过绘里和希已经竭尽所能地满足她,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们爱她,所以妮可很感激她们愿意收养她。虽然她的朋友圈很小,只有花阳和凛——她跟后者见的很少,因为凛上了另一所大学——她并不觉得困扰。穗乃果也是她的朋友,虽然在她眼里对方更像是亲人——虽然事实也是如此。

在考上大学之前,她并没有遇到她愿意与之结交朋友的对象,就连和真姬的第一次交谈也没啥太大的感受。红发女孩花费了不少功夫才让妮可将她视为比朋友备选更进一步的存在,成功之后她们便决定通过“约会”来了解彼此。一开始两个人经常吵架,但之后两人之间发展的非常顺利,所以真姬上周才会约她出来表白。不过妮可还是想要小小地折磨一下红发的女孩,所以才会说让她考虑一下。

    然后今天……很可能反而是真姬要打退堂鼓了。

“咱们不得不进去吗?”红发女孩问道。

“是的,必须得进去……”她握住了真姬的手,脸颊绽开一朵红云。她正准备说些什么时,门开了。

“你们到了多久了?”希对面前的女孩子们微笑着问道。

“我们正准备进来。”妮可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答道。

“很好,绘里亲在客厅里等着你们呢。”

    两个人手指紧扣,向绘里所在的方向走去。她们停在她面前时,金发女人正在检查着其中一把箭的末端,茶几上放着一把长弓。

    希在她身边坐下。绘里并没有错过两人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不过决定先不提这件事。

    “мать(老妈),妈妈,”妮可面色平静地开了口。这对她来说并不寻常,但她并不想她们意识到她在紧张:“这是我的朋友。”

    “西木野真姬。”更年轻些的女孩突然松开了黑发女孩的手,鞠了一躬。

    有几秒没有人开口说话,妮可和真姬更紧张了。红发女孩挺直了背脊,想要在绘里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剑拔弩张,在黑发的女孩几乎要惊慌起来时,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我去泡个茶,”她对自家的妻子知会了一声:“妮可亲,能来帮帮我吗?”

    “但、但是……”妮可勉强答道。

    “去帮你妈妈。”绘里命令道,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两名女性都离开了房间后,绘里让红发的女孩坐下。对方立即服从了,希望年长的女人能说些什么,但是等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发生后,她还是决定自己先开口。

    “那个……绚濑桑,”她盯着面前的竞技用长弓:“为什么是射箭呢?”真姬想问为什么对方要选择这项运动。

    “因为枪支在本国是非法的,”金发女人快速回答道,紧盯着年轻的女人:“你接近我的小女儿有什么企图?”

    “额……想要和她一起约会,还……”

    “还没一起约过会?”绘里惊讶地问道。

    “不,还没。”

    绘里回想起这个傲慢无礼的红发女孩是如何在她亲亲的小女儿脸上落下一吻,还没成为情侣呢就擅自牵了她的手,这是不可饶恕的。

    “西木野桑。”

    “在、在……”

    “跑。”

———————————————————


    “妈妈……”

    “妮可亲,我可不觉得这有可能。”

    妮可和希正带着凉下来的茶坐在客厅里。两人带茶水回来的时候绘里和真姬已经不在客厅里了。妮可发现弓和箭都不在了非常担心,想要跑去解救她的红发情人,但希并不同意,认为她担心过度了,说不定她们正在安静地谈事情呢,好似她的女儿并不真正了解她的妻子似的。

    妮可决定相信她,在原地默默等待。然而一阵警笛的声音传来,妮可径直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正准备跑向大门时门就开了。绘里和真姬正喘着气走进来,两人都汗流不止,头发凌乱。红发女孩坚持不住还是倒在了地板上。

“真姬酱!”妮可跑向她。

“妮、妮可酱,”在黑发女孩离她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她一把抱住了她:“我、我……”

“都发生什么了?”妮可感受到年轻的女孩正在自己的双臂间颤抖,挣扎着想要组织语言:“мать(老妈)!”

“别担心妮可,她做得很好,实际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这时门铃响了,绘里把弓箭丢到客厅某处,一把抓起真姬将她拖进厨房。红发少女低声啜泣,妮可跟在她们后面想要确保自己的小情人没事。

    希一边忍着不要笑出来,一边打开门:“是?”

    “女士,下午好,”一位警官说道:“我们接到几个街区外的报警说有弓箭手在攻击平民,所以过来调查一下。”

    “噢,不过我一直都没有出门,所以可能帮不了您什么。”希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回答道。

    “但是您什么也没听见吗?”

    希假装在回想:”警察先生,很抱歉我什么都没听到,这一带一直都很安静。“

    然后就是道谢和离开的声音。希确认他们走远了才走进去找她家的女人们。

    “我说真的妮可,西木野桑做的很好。”

    “你真打算把她干掉吗?!你根本就把她当小鹿一样猎杀!”

    “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我只是想知道她对你的态度有多严肃。”

    “妮可酱别担心,”真姬脸色依旧苍白,身体像风中的落叶般不停颤抖着:“就跟运动一样……”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妮可还是听见了她说的话。

    “该吃饭了。”希说道。

    “没错,做了这么剧烈的运动后真的饿了。”

    “我、我现在不是很有胃口。”真姬说道。

    “你准备无视掉我老婆做的爱心晚餐?”绘里问道。

    “不、不!”真姬走向饭厅,担心不已的妮可跟在她身后。

    “绘里亲,”希的双手环上金发女人的脖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希,你还想在我对她的试炼后继续找她们麻烦吗?”

    “你觉得这就够了?”

    “我觉得够了,”绘里已经恢复到她往常文质彬彬的样子:“我们得让她们喘口气,不然她不会再想见我们的小妮可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同意这个女婿了?”

    “嗯。”

    “你同意她和我们的妮可亲出去约会了?”

    “嗯。”

    “下一次我可以再欺负欺负她?”

    “嗯。”

    “今晚用手铐吗?”

    “好,”唇上传来吻的触感,绘里看着自己的妻子走向厨房,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对方刚才问了什么:“等等!什么?!我觉得绳子也可以……”

    之后的晚餐一切都很顺利,真姬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迎接新的一轮暴风雨,但什么都没发生。她们终于解放了之后妮可送她去车站。

    “妮可酱,我……”

    “我知道了,你想收回之前的表白吧。”

    “什么?不,我刚刚想说的是,经历了这一切后,我应该够格催你快些做出决定了吧。”

    “噢……”妮可感到如释重负,决定一天都不再让红发的女孩多等了,所以她踮起脚尖用行动传达了她的答案——两人的初吻。

    稍后回家时,母亲们正在客厅里热烈地讨论着绘里和真姬之间的试炼。矮个子仅仅是站在一旁聆听她们的对话,如果是往常的话她早就跳出来大喊大叫了,不过此刻她却是安静地站在一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妮可亲,怎么了吗?”希绕有兴趣地问道。

    “不,一切都很好。”黑发女孩答道。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绘里承认道。

    “你们知道吗,我很感激你们能收养我。”她微笑着对母亲们说道。

    绘里的双眼亮晶晶的,也染上了笑意:”这可是你第一次这么跟我们说呢。“

    “嘛,这是实话噢。”

    “妮可亲,我也赞成你刚才说的。小鸟告诉我说当初穗乃果的女朋友第一次拜访她家时,海未对她可严厉了,命令她把箭靶举到脸侧然后被射了至少五箭。”

    绘里大笑起来:“海未跟我说了,而且鼓励我也这么干。”

    “嘛,мать(老妈)你这都没差了,我可怜的真姬酱几乎都要吓死过去了。”

    “我可是允许她随便动了。”

    “大概这就是她没有落到跟可怜的绮罗桑一样的下场的原因吧。”

    “海未阿姨伤到了翼桑吗?”

    “不,不过这场‘表演’以她晕过去收场。”

    是的,妮可很感激她的母亲们只是轻轻碰了下真姬……


评论(2)
热度(57)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