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Loop (妮姬,译文)

我非常喜欢这个太太,写的妮姬文美得不行…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以第二人称写文,将人物心理写得无比细腻的作者。

不过她这篇因为有些敏感内容比较容易触动微博某些妮姬原教旨主义者,干脆只放到Lof上好了

我计划把她所有妮姬文都汉化,顺便练练自己荒废几年的中文写作能力…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740515/1/Loop

首先,惯例的,原作者授权



Loop

by Siniscule


    收到短信后,还没到20分钟,你的车子已经停在别墅的对面了。这大概是你最快的记录了,毕竟练了很多次。

    痛苦的表情放松下来,你恢复成往常自然的表情。你看到她了,套着连帽衫和宽松的运动裤,跑着穿过这条街。

    你并不想让她觉得你生气了或怎样的。

    虽然你的确生气了。

    轻柔地拍打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滴试图把你飘散的思维拉回来,你倒是很感谢这午夜时分苍茫的夜色。你俯身靠近副驾驶座边,手动将车门解锁,让女孩进来坐在舒适的软皮座上。

    座位现在大概已经被她压出了她的身形。

    你努力把这个念头驱逐出脑海。

    你一句话也没说,发动引擎让车子从路缘离开。从这里去汽车旅馆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更别说去你的公寓。你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如果不是天气太糟糕,你大概会以超高速在马路上飞驰吧。

     车里陷入了一阵沉默。几分钟后,她才开口说话。

     "复试怎样了?” 她问。那瞬间你紧张了起来。你满脑子都是眼前的情况,完全忘了还有考验等着你。

    “还好。”你答道。

    你没有勇气告诉她为了接她,你放弃了复试。她肯定忘了你复试的时间,不过没关系,你不会怪她。

    你的日程表总是被各种各样的面试和零工所占据。这本来会是你第一次复试成功,不过就算是你的梦想,也比不上眼前的女孩。

    “是不是又跟平常一样自信过头、让人烦得不行?” 她毫无诚意地开着玩笑,就算你全神关注地盯着眼前的路面也能清楚地听见她的假笑声。如果不是眼下情况严峻,而且你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这次机会,你大概还会嘲讽回去。但你讨厌在这种情况下闲聊。

    “他这次又做什么了?” 你问道,脸上已经隐隐带着怒意。

    她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道:“妮可……”

    “真姬,” 你的指节在方向盘上因为用力而发白: “他到底他妈的做了什么?”

    你缓缓踩下刹车,直到车子在红灯面前停下来。你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紧张和犹豫,于是转过脸面对她。你点点头,鼓励她说下去。

    真姬拉开连帽衫的衣领,露出脖子左侧的暗色瘀伤。大概是你扭曲的表情吓到她了,她把被打伤的皮肤遮了起来。在你愤怒地吼叫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

    合适的话无法表达你心中燃烧的怒焰。

    红灯甫一转绿,你立即在最近的U型转弯口转弯,然后一路往你的公寓开去。照这样的速度,去公寓依然比去汽车旅馆更近,而且你没有办法不去注意那道伤口。

    “妮可,他比以前好多了。” 几分钟后她像英勇赴义一般试着解释道。

    “真的?好多了?所以你把身体伤害称之为好多了?”你问道,喉咙里逸出苦涩的笑:“ 别耍我了,真姬。”

    “你就是个混蛋。” 她愤怒地嘟囔着。

    “而他妈的就是个白痴!别忘了是谁给谁发短信的!” 你大叫了起来,而她的哑口无言更是让你怒火中烧。

    你甩了甩头,无法理解眼下这看似无解的情况:“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你知道我父母的。”真姬轻声呢喃着。她声音里悲伤的挫败感让你的心嗡嗡地颤抖着。

         你咽下怨恨的余味:“真不幸。”


    

    你把车停好,熄火,和真姬一起走出车子。雨更大了。

    你冲向门口,打开门。你们在门口的擦鞋垫上把鞋子擦干,走上楼梯,走进你那小小的公寓。

    “在这等我。” 你指着沙发命令道,然后径自走向浴室。沙发下陷的声音让你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次她不像以前那样固执。浴室就在旁边,但你花了几分钟考虑要拿些什么。虽然于事无补,你还是从毛巾架上取了一条小毛巾,然后跑到厨房取了个冰袋。

    你回来的时候,真姬对你露出了可以想到的最虚弱的微笑。她从你手里接过冰袋,接的时候还吃痛地缩了一下,轻轻地把它压在瘀伤上。你坐在她旁边,盯着她,然后才意识到这里只有从浴室传来的微弱的光。忘了关灯,不过你可以等会儿去关掉。

    她注意到你在看着她。虽然房间昏暗,你还是能看见她脸上染上的点点红晕。这让你笑了起来,回想起高中时代甜蜜的日子,虽然这回忆现在灼伤了你。你希望这微笑能让她对你坦言一切。

    “他一直在喝酒,” 她平静地说道:“虽然他一直想保持清醒。他今天又失去了一条生命,一个小男孩。他救不了他,这让他心烦。”她的声音弱了些。你的手紧紧将她的手包裹住。

    “他应该知道怎么让这一切过去,毕竟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他应该知道这不是他的错,”在意识到过去他带给真姬的折磨后,你试着保持冷静:“但你知道他错在哪里吗?他伤害了你。一个医生的志向应该是治好别人,而不是伤害别人。他配不上你。”

    “我知道。” 她说道。你看到她湿润的眼里闪耀着什么,随后一闪而过的闪光让她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她呜咽了起来:“我、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妮可。我,我再也忍受不了没有你、你的这样的日子。”

    你咬紧了嘴唇,努力忽视掉泪腺里不断上升的水位。你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她的手指,更用力地握紧了她的手。你感觉到那些不断压抑地感情开始无法抑制地溢出,而这更深地让你感到伤痛。

    “我、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看到你这个样子自己却无能为力时有多么痛心。” 你喃喃道,痛恨自己在需要成为她的支柱时却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你应该习惯了的——稀松平常,时时上演的这一切。自西木野家对你申请了禁足令后已经过了两年,只有在这些困难的时刻你才能带着痛苦偷偷离开。

    你并不是很能理解真姬的生活方式:父母用他们的影响力和财富早早定下一个人未来的人生之路。在她那么快乐的时候,他们怎么能把她从你身边夺走,把她塞给某个不认识的蠢货医生?那个垃圾甚至不会给女孩子买副键盘,而你却能为了给她买钢琴拼死拼活地打一年工。哪种生活方式更有意义?

    你扶着真姬的背让她靠在沙发上,让她尽可能舒服地躺好。你知道的,她不会把别的处理好的伤口展示给你看,但你总会找出来的。

    你小心地把冰袋从她脖子上移开,检查那里破碎的血管组织。她眼里满含着泪水。即使在黯淡的光线下,你还是能看到那紫色溢出的水花染湿了白色的画布——那是真姬的皮肤。尽管感受到内心翻腾着的怒火,你还是满怀着爱意将轻柔的吻沿着受伤的地方一路印下。你听到她轻声的啜泣,那是因为疼痛减弱,还有她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踏入。一想到那将她的美丽摧毁的男人也染指了这块地方,你就无法抑制作呕的冲动,但至少你可以自我安慰,没有人能如你这般亲吻真姬。这里是你的领地,去他妈的禁令和结婚证。

    她轻轻将你的头推开,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对上了你的双眼,里面满盛的痛苦一下子击中了你的心。你用双臂将她保护在你的怀里,在她趴到你身上亲吻你时闭上了双眼。缓慢的、刺激的、狂野的吻,如命中注定的脆弱。泪水的咸味刺激着你的味蕾,像是在提醒你在这间满是乌云和雷鸣般心跳的房间外的现实。

    你抽出身子,你和她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她的手指安慰地在你的脸颊上有节奏地画着圈,你强忍着闭眼的冲动。她抽噎着,颤抖地呼出一口气,将你的胸膛用爱与情感点燃。

    “真姬,”你能感受到自己的颤抖:“你一定要离开他。你一定要逃跑。”

    她脸上笑意里的苦涩是那么清晰:“跑去哪儿呢,妮可?”

    “跑回我身边。”

    一如既往,你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这种情况发生了太多次。真姬瓷器般的肌肤烙着虐待的印记,而你将自己的全部生命奉献出来,让她在这种时候能够有个依靠,自己则欣然将苦痛伪装起来,只能在暗夜里紧缩的双唇之间流泻而出。

    一如既往,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一如既往,持续着这样的轮回。

     


评论(2)
热度(17)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