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Uniform Procedures (翻译练习)

又到了maki生日,又是一年过去了……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0714670/1/Uniform-Procedures


 

by Rinforzando


   虽然迄今为止妮可已经说过很多句令她后悔不已的话,不过排在第一的,可(无)能(疑)是对拦下她的警官脱口而出:“你不会是要搜我的身”吧。

    “我—— excuse me?”警官气急败坏地说道,眉毛都要扬到发迹线那了。她手中的钢笔掉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就跟妮可一样尴尬得不行。

    妮可一脸愁色,祈祷着能有、能有仁慈的神灵让她的车自燃算了,这样就能把她从羞辱里拯救出来。不过公平地说,她可从来没被被警车拦过:无可挑剔的个人记录也意味着她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而一无所知则显然导致了她的慌不择言,语气听起来简直像个整天幻想着当M的变态。但就算如此,当那位看起来他喵的就像个女性健美杂志里的模特的交警站在她面前时,她所有维持表面的冷静的努力都宣告失败了。红发在脑后绑成一个低马尾,墨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警服合贴地套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勾勒出她那强健完美的臀形和腰部清晰的线条——老实说,她简直美得犯法,有(完)点(全)被她迷倒也不是妮可的错。

    “我们……我们通常不会在没有合理的怀疑的前提下搜别人的身,女士。”警官冷静了一会儿后回答道,又变回了令人生畏的交警该有的冷酷、专业的样子。她拿下墨镜,直直地看向妮可,然后妮可在这位交警的眼里——她那双活力四射的紫罗兰色眼睛——看到了悦动的笑意,虽然对方脸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你的身份证,”她把妮可的证件递回给她:“只是确认下你不是未授权驾驶员。”

    “哦,”妮可取回自己的证,强忍着不要移开视线看向警官那线条流畅优美的前臂,或是她那非常、非常漂亮的对称的脸,而是径直看着前方对方眉间的那一小块地方。

    是的,这个位置很安全。她这么想道,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游移到视线范围内对方身上其他赏心悦目的部位。

    “不,妮可,”她对自己说道:“不要看那位漂亮的警官的二头肌。不要看她细长的手指。什么都不要想象。不要yy。不要。”

    她的指关节因为用力捏紧方向盘而发白。

    “女士。”那位警官—西木野,妮可是从她胸上别着的铭牌猜出来的—弯下腰靠近她的窗户。

    “在。”妮可尖声答道,脸颊因为对方突然拉近的距离而飘起几朵红云。真该死,在她能遇到的所有警察里,这位真是个性感的家伙。

    “你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拦下来吗?”西木野警官问道,对她皱了皱眉。

    妮可忍不住了。她的视线在那位警官丰满下垂的嘴唇上停留了半秒,然后飘到对方尖顶的帽子上,停了下来。妮可咽下一口水。

    “不知道,”她回答道,声音比往常还要嘶哑:“我知道自己没有超速,开车的时候一直注意着的。”

    “那很好。”

    西木野警官露出了一抹微笑,妮可的呼吸都停滞了。她在对笑。妮可的脸颊不受控制地浮起了一抹红晕。老天,在这位吓人的女警官露出的调皮的笑面前,自己的姬度简直上升到了多看一眼就要爆炸的地步。

    她在座位上蠕动了几下。

    “谢谢?”她费了很大劲才不结巴地说出这两个字。

    “嘛,听起来挺酷的。你看起来就像个负责任的司机——根本就是个警惕的家长嘛。”

    “我、我才那么老。”妮可抗议道。

    “噢我知道。”西木野警官得意地回答道。妮可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老天啊,救救她吧,这位性感的女警官要走她的证件是为了查她的年龄

    “我也没小孩。”

    “知道了。”

    “我还单身呢。”天哪,她在说些啥啊。

    “哈。”

    “警官,”妮可咬着牙,此刻非常想拿本杂志砸扁自己:“虽然我不赶时间,但你拦我下来总得有个原因,或者……”

    “你的左转方向灯坏了。”西木野警官说道,从车门上直起身子,离开了她的车。

    终于

    妮可长舒一口气,都没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在屏住呼吸。

    “你得打手势才行了。你知道怎么打手势吧?”

    “当然。”

    “很好,等等。”女警官弯下腰捡起刚才掉落的钢笔时,妮可忘了应有的礼仪,厚着脸皮盯着掩在对方警服下的她觉得非常结实的丰满,直到那位警官把一张纸条塞到她手里,她才从猥琐的猜测和幻想中惊醒。

    “这是家我很信赖的修车店的号码,”西木野警官解释道,抓住妮可的手让她握住那张纸条:“你得尽快把车灯给修好。”

    女警官的手指擦过她的手指时妮可差点要窒息。可能是她在幻想那位警官在看她,脸上还挂着洞悉一切的笑吧,不过她敢发誓对方绝对是故意这么干的。可能吧。

    “好、好……谢谢你。”

    “女士,祝你今天愉快。开车小心。”警官按了下帽子,在帽檐下偷瞄了眼妮可:“那么希望稍后见啦。”

    她转身走向自己的座驾。

    妮可可是个没有自制力和喜欢偷窥别人的家伙,她从自己车子的后视镜里看着那位警官,视线紧紧黏着对方那摇摆的臀部。

    希望稍后见啦。

    什么。

    什么。

    妮可迅速打开那张折起来的纸条,很明显,在号码旁还写着一行整齐的小字。

    如果你真想试试被搜身的滋味,欢迎这周六下午6点后打给这家店。我休息时间都在这里工作。记得跟他们说找西木野真姬。

    她又读了这张纸条两遍、三遍——七遍,手都是抖的。好不容易从被一位性感的女警官给约了(等等,她是在约她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警车已经拐过拐角、从视线里消失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妮可脑子里只有西木野警官把她按在她的车上,用警棍把她压在卡车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的双手铐在背后,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着她一直有多么的糟糕,趁着她无力挣脱,缓缓地搜遍她的全身,从她的锁骨一路掠到她双手之间,穿过她的胸,滑到腰侧,然后抚摸检查她大腿的每一寸皮肤。

    妮可一晚没睡。



评论(6)
热度(26)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