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Hot Nuggets (翻译练习)

感谢 詠月太太的介绍,这篇文非常有趣。

读的时候真是感觉像看到了自己的大学生活,那些吃垃圾食品和喝星巴克度过的夜里,赶着一份又一份写不尽的paper和复习一场又一场考不完midterm


by: Nozoroomie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500746


午夜12点45分,我们绘里,还在排麦当劳驾车点餐的队。到底会有多少人会在这个时间点想吃油腻腻的快餐啊?显然,还不少。她也是其中的一员。她往后瞟了眼,看来自己是最后一位。

她叹了口气,前面的队伍毫无动静。他们是不是在炸更多的鸡块啊?绘里对此并不是特别的担心——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可以买到新鲜出炉的热腾腾的鸡块了。这可是她此行的目的。

队伍往前了一点。绘里开车跟上,朝那卖油炸美味的鸡块窗口更近了些。

她花了点时间考虑眼下的处境。小的时候,她觉得自己长大后的人生轨迹会是上学、毕业、成为知名的舞蹈家、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然后两人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现在呢?她,一个单身、没用的姬佬,学习的间隙跑出来买热腾腾的鸡块,然后回去重新复习一遍笔记,这样她就能通过小测,提高绩点,保住奖学金。就为了这该死的学习,她几乎没有时间与学校里那些身材火辣的单身女士厮混。哈,多么惨痛的经历。

又一辆车走了,绘里能看到他们点餐取餐的速度更快了些。那辆白痴道奇酷搏的车主递给窗口的店员一张钞票,然后那人带回一把零钱、一个小袋子和一杯特大杯咖啡。绘里只能认为前面的人跟她处境相同——都是需要食物的可怜学生,买完后还要赶回去速读reading或者写第二天早上7点due的paper。

接下来,绘里开车停到窗边。她满足地叹口气,这折磨人的等待终于结束了。她手往下摸到自己的包,在里面快速地翻找自己的钱包。驾车点餐的窗口打开了,迎接她的是一道略微活泼的声音。

“晚上好!”对方说道:“你点的麦乐鸡总共6.9美元。”

绘里把钱包里最后一张十美元钞票抽出来,内心咆哮着——她浪费这个月最后一点生活费就是为了买这10块热腾腾的鸡块!她希望鸡块能对得起这个价钱。

她转向窗口,伸出手准备把那张纸币递给快餐店员。

“给n——”她的“你”字还没说完就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位她这20年的人生里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女人的紫发盘成个发髻,几缕头发垂下,勾勒出圆润的脸庞。她那双绿色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她,美丽的粉唇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女人眼前的这位金发女性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纤长优雅的手指间还夹着一张十美元纸币。女人脸上梨涡浅现,探出身从绘里那几乎要流汗的手中取走那张纸币。

绘里脸红得厉害,注视着那个女孩不得不更大幅度地从窗口探出身子才能拿到她的钱,结结巴巴地向对方道歉(绘里自己才不介意,因为这样能让她更清楚地看到女孩顶着制服最上面几颗扣子的波涛汹涌)。

“非常感谢~”希——这是印在她名牌上的名字,旁边还贴着万圣节主题的贴纸——说道,转向收银台,准备替绘里找钱。

希找钱的时候,绘里看着眼前关起的窗口,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像只狩猎中的狐狸。

为什么,什么时候不行,她偏得在午夜的麦当劳驾车点餐的窗口处与美丽的女性相遇呢?绘里该收下找的零钱吗?还是该全部送给这位漂亮的女孩当小费? 那样会很奇怪吗? 允许给快餐店员小费吗?绘里现在才不管。话说鸡块呢?它们现在根本不重要好吗?!

窗口再次打开了,女孩伸出手,把零钱递给她。

“美人,这是你的3.1 美元零钱~”她咧开嘴调皮地笑了。

绘里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出窍了。她脸上红晕更甚,颤抖着伸出手拿自己的零钱(然后笨拙地撒掉了一半的钱)。她迅速向紫发女孩道了谢,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睛直视她。女店员笑意更深,然后朝身后扫了几眼。

她对里面的人大声问了个问题,绘里完全听不清她在问什么。她转过身面向绘里,脸上带着满是歉意的微笑。

“看起来鸡块还得再等几分钟。”她告诉绘里。

啊哈,看来他们真的在炸更多的鸡块。绘里点点头。

“没、没问题。”她说道,喉咙有点干。她清清喉咙,把堵在嗓子眼的紧张感咽下才继续说道:“我不赶时间。”

嘛,其实时间很赶,不过如果等待意味着能多看几眼这位动人的麦当劳店员,那么等就等吧。无论多久她都会等(现在又过去了差不多一分半钟)。女孩又对她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再次探出身子,用满是磁性的诱惑声线问道:“你这样的美人怎么会在半夜的时候来麦当劳?”

她绿色的瞳孔里闪烁着好奇的光。

“深、深夜鸡块冲动…?”绘里窘迫地回答道,对她展露一抹有些扭曲的微笑,耸耸肩:“我在复习考试,然后我、嘛,当你涌起想要吃热腾腾的鸡块的冲动时,你是没办法抵挡它们的诱惑的,不是吗?”

希笑了起来,美妙的声音让绘里的心跳都漏了几拍。她从柜台上起身,点头表示赞同绘里的回答。

“有道理,”她同意道:“那种诱惑真的挡都挡不住。当你渴望麦乐鸡时,你非得吃到才会善罢甘休。”

绘里笑了起来。麦乐鸡?这就是麦当劳员工的叫法?

她看着希关上窗户走远了,应该是去检查绘里点的餐怎样了。随之而来的则是失望的情绪,不过绘里知道怎么填补这空虚,只要用她那贪婪的、略微出汗的双手把一块热腾腾的鸡块丢进嘴里就行了。

鸡块就是有填补一切空虚的魔力。

希又出现了,手里拿着纸袋子。

“拿好,美人~十块热腾腾的麦乐鸡~”她眨眨眼。

绘里全身的零件都停止运转了。

对方眨眼的那刹那,她那刚伸出去准备接过鸡块的双手接了个空,袋子掉了下去。她瞪大了眼,两人惊恐地看着那袋鸡块从窗口掉在地上因为早些时候下雨而积成的水洼里。

两人视线往下移,绘里抿起嘴,忍着把头砸向方向盘的冲动。希往下看了一眼,然后看向绘里,强忍着不要大声笑出来。

“你、你想我再给你取些鸡块吗—”

“拜托了。”


评论(1)
热度(26)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