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Their Generic Summer Romance (翻译练习)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319653/1/Their-Generic-Summer-Romance



By brilliant star


    “绘里。绘里,你又在盯着人家看了。拜托你盯着别人时能不能戴上你的墨镜?”

     两秒后绘里才反应过来妮可在和她说话,不自觉地微微张大了嘴巴。妮可想要把那副傻乎乎的表情从她脸上扇走,实在是……太呆了。太尴尬了。太丢人了。为什么她要和这种糟糕的家伙当朋友啊!

  “啊—”有口水沿着绘里的下唇滴下,随即被她迅速擦去:“抱歉—”

  “不是吧?你在流、口、水?”

    “我不是故意的!”

    想扇她的脸的冲动更强烈了。那位毁掉了她们美好的夏日的救生员正警惕地站在远处的救生塔上。或者说,至少看起来很警惕。妮可跟她交谈过一两次,感觉对方并不怎么靠谱。

    而绘里,压根没跟对方说过一句话,因为她又呆又姬又分分钟让人尴尬癌发作,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跟别人好好说上一句话。妮可可是清楚地知道绘里第一次见到那位救生员时发生了什么:那个女人拉低墨镜对她眨了下眼(正常人谁会这么干啊?!),然后绘里整个人就变成了燃烧着沙漠的一把火。那之后,她们每天都会来这片海滩,而且绘里每次都坚持要带上妮可,因为显然如果每次都只有绘里一个人来会显得很奇怪。

    说的好像现在就不奇怪了似的。

    幸运的是,她们两人现在都不忙,而且妮可还是个和善的、可爱的、无瑕的、照顾人的、完美的好朋友。退一万步讲,至少在这温度不断上升的炎炎夏日里,海滩并不是个糟糕的选择。

    “她看过来了吗?我觉得她在看着我。”

    “不,你个白痴,她在看游泳的人。”

    “好吧。那是当然的。”

    太尴尬了。妮可翻了个白眼,翻了一页她带来的小说。小说的内容很符合眼下的情景,讲的是女孩子不敢跟她心仪的对象说话的故事。这本书可不是她挑的,是花阳坚持让她读一读的。

    顺带一提,书里女孩迷恋的对象实际上是个狼人。希望那位救生员不要也有这样刺激的身份,毕竟处理这种现实生活中的浪漫喜剧对妮可来说已经够棘手了,再来点魔幻的展开她可吃不消。

    “我觉得她现在在看我。”

    “没有。她还在看那些游泳的人。”

    “哦。”

   那个女人的名字叫东条希。妮可不得不在第三天的时候去问了她的名字,因为绘里实在是紧张得问不出口,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可能就要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了。妮可实在看不下去,大发慈悲地帮她问了出来。最糟糕的是,妮可明白为什么绘里一碰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事就乱了套。那个女人有着甜美的微笑,优美的身体曲线,就连头发——甚至在被扎起来饱受风沙与海水的摧残时——都看起来那么的完美无缺。

    “你觉得如果我去游泳的话,她会注意到我吗?”

    “不知道。”妮可讽刺地回答道。

    “我觉得我得去游个泳才行。额,祝我武运昌隆?”

    “不祝。”

    绘里叹口气。“谢谢你的支持,妮可。”

    “始终如一的支持。”

    其他人可能接受不了这种说话方式,不过绘里知道那就是妮可的风格。她花了点时间慢慢走向水中,偷偷瞄了几眼救生塔。妮可放下手里的蹩脚言情小说,眼睁睁地看着一群小孩飞快地跑过绘里身边,然后后者非常不优雅地被绊倒在湿沙里。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妮可发誓,如果绘里敢假装溺水来骗取那个女人的嘴对嘴人工呼吸,她一定会逼着绘里把今年夏天剩下日子里的家务全部做完。

    但绘里仅仅是在水里费力地前进,直到水没过她的腰部。她眺望着远方开阔的海域,而这时另外一名救生员蹦上了救生塔。那是一个小个子女人,一头凌乱的橙发,浑身上下像是有使不完的精力。妮可往前倾了倾身子。

    绘里没有注意到希的轮班已经结束,继续游往更深处,一直游到不得不踩水为止。 

    然而,当她终于看向四周时,她发现新的救生员换了希的班,希已经走远了。她迅速地移动起来,然后—— 有什么发生了。可能是在水里腿抽筋了。她拍打着水面想要回到浅水区,但浪太大了。

     她大叫了起来,海水流进嘴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新来的救生员吹响了哨子,快步跑过沙滩。沙滩上的人都在好奇地看着她。

    希停下了脚步,在妮可站起身的同时转过身去。那个笨蛋。 

    绘里这时已经被小个子救生员带回了岸上,正背靠着对方喘着粗气,金色的发丝黏在了脸上。希回来了,妮可站在聚起的稀疏的人群中。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每次下水前都要做准备运动的原因!”救生员对绘里说道,身体支撑着她的重量。

    绘里的视线对上了希的视线,心里盘算着要不干脆跳回海里算了。

    “你还好吧?”希很真诚地慰问着她,不过语调里隐隐带着笑意。既然绘里已经无碍了,围观的人群便散了,只剩下绘里、妮可和两名救生员。

    绘里没有回答。她的一只手臂垂在救生员肩膀上,所以她只能用另一只手努力地遮住自己的脸。

    “她没事,就是姬佬症犯了。”妮可向前走了一步。希挑起一边的眉毛,绘里剧烈地咳嗽起来,小个子救生员迅速把她平放在沙滩上。

    “如果你肺里还有水的话——”

    “我不是说了她没事吗?站起来吧,我的姬佬小祖宗。”妮可轻轻地把一些沙子踢到绘里腿侧,责备地指着看起来一脸忍俊不禁的希:“你之前就留意到我们了,是吧?我们每天都准时来这里报道,因为某些人没有勇气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妮、妮可!”

    “噢,我知道你喜欢我。”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下一秒,绘里就已经用力地把脸埋进了沙里。小个子救生员有点不知所措,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

    “凛酱,你可以现在回去工作了。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既然你这么说了,”凛站起来,抓抓头发:“那至少不要让她闷死在沙子里行吗?”

    “别担心,别担心~”希摆摆手,在绘里旁边跪下来。某个人的脸依然埋在沙里面。希把手放在她背上时,她明显僵住然后抖了一下。

    “我知道你听得见。说点什么吧?” 

    “最好在她开始挖洞前把她拉起来。”妮可“善意”地提醒道。 

    绘里再也憋不住气了,坐起来大口喘着气,咳了起来。她把沙子从脸上搓掉,羞愧地说道:“对不起,我…”

    “这样挺可爱的!”希笑了起来,不过不是在笑对方有多丢脸:“你怎么这么害羞呢?我又不会咬你~”

    “她可能就吃那一套吧。” 妮可捂住口鼻咳了声。

    “妮可!”绘里乞求地看向她,不过对方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东、东条桑—” 

    “喊我希就可以了。”

    “希。”绘里清清喉咙,手还在不停地把脸上的沙子搓掉。虽然在努力地恢复泰然自若的样子,不过从她把脸埋在沙子里的那一刻起就很难重塑威严了:“我……我可能在想,想和你说话……”

   “我不是说了嘛,我又不会咬人,”希理了理绘里耳后的一绺头发,腼腆地笑了:“当然,除非你对那方面特别感兴趣的话。”

    绘里被她的话呛了一下,脸一下就红了。

    “我明天不上班!到时一起见面吗~”希把绘里拉起来,把她身上的沙子拍掉——身体接触,这让绘里呛的更厉害了。她从救生衣口袋里取出手机,放到绘里手上——手指接触,绘里没有窒息真是个奇迹。

    “把你手机号给我,晚点打给你。”

    “当然,没问题!真是个好主意!”绘里大声而又笨拙地回答道。

    妮可呻吟了起来。真是太蠢了。 

    不出所料,在这之后绘里依然每天都会拜访这片海滩,不过至少她不会再拉上妮可了。

 

评论(14)
热度(50)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