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致有一天会和我最好的朋友约会的男孩们 (翻译练习)

I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READING THIS FIC... 

ITS SO HILARIOUS! NICO YOU ARE SO LEGIT! 


这篇文灵感来自于jesse parents 有名的to the boys who may one day date my daughter,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youtube上看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cIwZ1Dth0c&t=29s, so funny lol

绘希为主,轻微妮姬。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515684/1/To-The-Boy-Who-May-One-Day-Date-My-Best-Friend




To The Boy Who May One Day Date My Best Friend

By shawtyiteli

 

希最近粉涨的特别快,妮可注意到绘里对此并不开心。所以在某次live上,妮可决定把这件事公布出来,让观众们为之疯狂,也把原本以为不会为人所知的事大白于天下。 

 

    妮可激动地在后台等着希唱完她自己的曲子。接下来本应该是妮可和真姬的双人曲,不过黑发的女孩已经跟红发女孩解释过她的计划了。后者一开始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妮可,不过最后还是随她了。 

    于是,妮可手里拿着麦克风,注视着台下的人群把殷切的目光投在希的身上,潮水般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大体育场。三年生女孩并不清楚希是怎么做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积累起如此高的人气的,不过她确实是做到了,尤其是在台下的女饭中。 

    而且绘里对此很不爽。 

    妮可对此心知肚明,这几乎就是事实了。部分原因是绘里迟钝得跟块砖头似的, 整个人像本书一样易懂。至少对妮可来说如此。 

    希看起来并没意识到金发女孩过去的几周都在纠结些什么,对这件事 浑然不觉。妮可估摸着还是因为希并非真正地属于绘里。这很奇怪,因为希可是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那位学生会会长生活里的点点滴滴。 

    妮可不确定希是想要否认呢,还是她也在自己和绘里的事上变得迟钝了起来。 

    黑发女孩瞥到绘里正怒视着台下的观众,像是要把他们吓跑似的,虽然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喜爱的偶像之一正瞪着他们。妮可忍住笑,努力压抑着激动的情绪。接下来绝对会成为大新闻。 

    不知不觉间,希的表演就结束了。她从舞台离开,走向正如往常一样对着她温暖地微笑着的绘里。希抓住女孩的手,绘里像是要让她心安一般握紧了她的手。

    妮可忍住笑和被肉麻到吐以及皱眉的冲动。有些人就是太笨了。 

    “妮可,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真姬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妮可稍稍跳起,握紧了麦克风,转头怒视着红发的女孩。 

    “你吓到我了!”妮可生气地说道,得到了红发女孩的一个白眼。 

    “无所谓啦。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真姬用假装不感兴趣的语调重复了一遍,手指卷着头发。妮可确定地点点头。 

    “耶!妮可妮可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 妮可欢呼着,在真姬肩头拍了拍让她放心,得到了后者的又一个白眼。 

    “嘛,不管你怎么说…小、小心就是了。”真姬提醒道,逗得妮可笑了出来。 

    “又不是去打仗。”妮可再次笑了起来。真姬尴尬地红了脸,皱起了眉头。 

    “好啦知道啦。你会等着我的吧?” 妮可满怀希望地问道。真姬缓缓点点头,脸依然红着。 

    “会、会的…”真姬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目光闪烁地看着妮可的双眼, 然后立即躲开她的目光,看向地面。下一秒,真姬飞快地在妮可的脸上啄了一下,黑发女孩的眼睛倏地一下就睁大了。她的心急剧地跳动着,手也变得汗津津的。 

    不过还没等妮可说什么,红发女孩就离开了。妮可叹口气,转向舞台, 慢慢平复心跳。 

    笨蛋真姬,净想着让我出岔子。妮可深呼一口气,信心满满地握紧麦克风,走向舞台。这次她没有带上往常可爱的表情。 

    “大家好!”妮可喊道。台下传来震耳的欢呼和鼓掌声。妮可的笑更灿烂了,肾上腺素和紧张感瞬间席卷全身,几乎让她细小的脊柱颤栗起来。

    “大家今天过得怎样?” 台下传来另一阵夹杂着欢呼和不解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奇怪。

    “很高兴今天能为大家唱歌,不过这次会与往常有点不同。” 

    场内兴奋的气氛变成了疑惑不解,妮可能听到台下其他队员抱怨和困惑的低声私语。 

    “别担心,唱还是会唱的,”妮可咯咯地笑了,把观众的情绪又点燃了起来,这让她很愉悦:“我就想问下大家,希现在很受欢迎,是吧?”欢呼声逐渐汇聚成了妮可听过的最响亮的欢呼,黑发女孩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微笑。她瞥了一眼希和绘里,特别是绘里,虽然看起来一脸冷漠,但其实心里已经怒火滔天了。妮可再次忍住笑。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希对于我来说,可是仅次于真姬的最好的朋友了。”

    观众们 发出“喔喔” 和“哇哇”的起哄声。妮可知道这句话肯定会让希笑起来,而真姬的脸一定红了:“作为好朋友,我想保护她。你们不想这么对待你们的朋友吗?” 随着她的笑声,台下再次涌起一波欢呼的浪潮。 

    “很好!那么,我有点话想和大家说。相信我,不会很久的。你们想听吗?” 点头和尖叫着同意的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棒了。 

    “妮可,你到底想做啥?” 绘里低声说道,正如妮可所料声音里带着怒火。妮可得意地对着金发的女孩笑了笑,把麦举到唇边。她站得离舞台前方更近了些,带着冷静和几近完美的表情俯视着观众们: 

                         “致有一天会和我最好的朋友约会的男孩们。” 

    大笑和欢呼声立即席卷了整个体育场。妮可咧开嘴笑了,张嘴继续说道:

                                        “我等候你们已久。” 

    妮可停顿了一下,观众们安静了下来。妮可能感受到他们投来的疑惑不解的目光,和从后台飘来的绘里的怒视,不过妮可还是忍住了爆发出更响亮的笑声的冲动。 

    “第一次遇见我最好的朋友时,我已经在为这一天做准备。而当你们和朋友们闲扯着作业或是女孩子时,我时刻在练习着。” 

                                      “练习着怎么把你们干掉。” 

    妮可抓紧了麦克风,沿着舞台走着,脸上满是得意的笑。男孩们都惊呆了,而女孩们则发出了欢呼和愉悦的笑声。他们甚至都不敢看着黑发的女孩。 

    “当你们在家里打游戏时,我正点击着如何在杀人后逍遥法外的视频的播放按钮。当你们在射僵尸或怪时,我正在练习如何熟练地对你们开枪。” 

    “现在,我不是在指责你们不该为希而倾倒。美丽的紫发,柔软的皮肤,都在诱人碰触。我告诉你们,你们该为她而痴狂。” 

    希在台侧望向妮可,脸上愉快极了。妮可一直是个保护欲极强的女孩子,这就是她的性格。黑发女孩对她的强烈关心让她非常感动。

    绘里显然是生气了,虽然希并不知道她为啥要生气。或许她知道,不过希还是决定忽略掉它。绘里不可能是那样想的。 

    “然后你们知道,总有一天你们和我见面。我是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左膀右臂。你们觉得有可能躲得开我吗?” 

    “然后我已经详细制定了Plan A到Plan Z,藏在城市的不同地方,让你们无处可遁。噢…然后如果你们胆敢让她心碎。” 

    妮可停下笑了出来,观众们鸦雀无声,等着妮可继续。 

    “我会告诉你们我的计划一二三。这些计划,噢这些计划的编号,是特别按照它们在你们腐烂消失前给你们造成的痛苦程度而排列的。” 

    妮可从未如此活跃地说过话。观众们凝神地听着,全场只得听到黑发女孩的呼吸声。她在舞台上来回走动着,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 

    “我总是跟希说,如果有男孩敢打她,就告诉我。我母亲告诉我,男孩子 永远不应该打女孩子。” 

    “当然,花阳会想补充一句说,其实你们任何人都不应该打啦。” 

    台下传来一阵笑声,还有凛响亮的大笑。后者正激动地在后台看着,花阳在她的身边也咯咯地笑了,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但你们知道花阳,她就是个和平使者。这可不是说我不爱和平。不,我可是大力支持的。我只求你们能用足够的爱和尊重来对待她,这样在你们两人走过的地方,空中都是爱与尊重的见证。这见证应该醒目得,就连穗乃果这样的人,都能看得见。”  

    台下又是一阵大笑,穗乃果笑个不停,她身边的小鸟也轻声笑了起来。海未脸上抑制不住地露出了笑容,虽然对妮可背着大家偷偷做小动作感到非常生气,但她承认自己还是蛮喜欢黑发女孩现在在做的事的。 

    “然后我想,也许终有一天,我们能做朋友。当然我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你们求爱路上唯一的障碍。有些人可是比我还要可怕,而如果你们见到他们,你们无疑会…无疑会想赶紧逃命吧。” 

    妮可停下来,拿着麦在舞台四处走动。观众们依然寂静无声,大家都期待着女孩接下来的话。 

                                                  “现在…” 

                        “致有一天会和我最好的朋友约会的女孩们。” 

    安静的人群再次爆发出欢呼和大笑。妮可等着她们把激动之情发泄完毕,偷瞄一眼绘里,对方头上已经气得开始冒烟了。紫发的女孩期待地看着妮可,等着黑发女孩接下来的发言。

    她激动地想知道,这首关于她的诗会如何结尾。 

                                                    “……” 

                                                    “……” 

                                                    “……” 

                                                      停顿。 

                                        “绘里的枪法比我更好。” 

    几乎是一瞬之间台下的观众都炸开了锅,绘里则瞪大了眼睛。希在她身边愉快地笑了,头依偎在好友的肩膀上。 

    “真的吗,绘里亲~?”希取笑道。金发女孩尴尬地挠挠头,脸上飞起 两朵红云。 

    “我还没结束呢。” 

    观众们喘着气,真姬瞪大眼睛从台侧看过去。这里就是妮可跟红发女孩念的诗结尾的地方。 

                          “而当绘里有一天和我最好的朋友约会时。” 

    观众们都跳了起来,妮可露出大大的微笑。他们的欢呼声淹没了整个体育场,妮可发誓她脚下的舞台都被震得晃动了起来。 

    绘里的脸红得更厉害了,感受到希挪动身子的动作。对方显然被事情的发展给吓到了,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握紧了金发女孩的手。 

    “…希?” 

                                  “绘希推们比我练得更久。” 

    话音刚落,妮可就丢下麦克风,从舞台上离开。喊声,尖叫声,欢呼声,不绝于耳,而唱歌这件事早就被丢到西伯利亚了。一切发展得太顺利了。 

    绘里颤抖地呼吸着,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希。后者的脸正不同寻常地发红,呼吸也比之前更加急促。金发女孩的心跳骤然上升。两个人都没动,忘了要说些什么。 

    “希?”绘里重复道,声音颤抖着,想要重新鼓起勇气。两个人过近的距离对眼下的情景无济于事。 

    “我—” 

    一股大力打断了金发女孩的话,把她拖上了舞台,希紧随她身后。

    希迅速捡起妮可丢下的麦克风,放到唇边。绘里的手指依然与她的交缠,她明媚地笑着对观众说道: 

                        “致所有有一天会和我家绘里亲约会的人!” 

                                “我会让你们知道她是我的。” 

 

    在绘里能回应之前,柔软的唇瓣就压在了她的双唇之上,一双手也环上了她的脖颈。绘里只能幸福地回吻,触电般的愉悦感和暖意在她的血管里游荡。 

 


评论(5)
热度(110)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