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The right place, the right time (翻译练习)

this is super cute...loads of sweets..

Warning轻微绘海。CP洁癖的慎读。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0990839/1/The-right-place-the-right-time



by:  LibenSR

    站在镇上最知名的占卜师的小店门前时,绘里觉得这会是场有趣的体验,说不定还能拿来作为明天在办公室闲聊时的谈资。就算不能预知未来,她也能想象出同事们听到那些预言时大笑的样子,唇边不禁也浮起了一抹微笑。她带着满满的自信推开了门,迎接她的是挂在天花板上的风铃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响声。

    店内的昏暗让她吃了一惊,原本还以为里面会更亮一些。老实说,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对这里有怎样的期待。她眯起眼睛,想要看清自己身在何方。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自作主张让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这让她有些害怕。她已经萌生了去意,连身子都已经转了过去,准备打开身后那扇刚关上不久的门。

    不过有什么让她改变了主意。大家都说这个占卜师的占卜有多灵验,她想知道这位占卜师是不是真的如同大家形容的那般神乎其神。

    “怀疑也没关系。”

    这是她第一次听见那道声音,柔和得让她有些惊讶,还想再听一遍。然而随之而来的,依旧是那满室的黑暗。

    “您好?”

    没有回应。她感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立即合拢双手,手指紧紧地扣在一起。 

    “这里有人吗?”

    脑海里再一次浮现离开的想法,不过她还是在原地等着。

    “你就是人啊。”

    不一会儿她又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眼睛已经能适应这里的黑暗了,她辨认出桌子前坐着的女人的轮廓。

    “打扰了?”

    她问道。面前的人形在黑暗中消失了,她听到自己紊乱的呼吸声。

    “过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再一次惊异于那人声音的甜美。

    “我、我过不去。我啥都看不见。”

    房间的某个角落传来一阵轻笑声。柔软、甜美的笑声。

    “我也看不见。”

    她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嗒声,视线随即落在一颗水晶球发出的光芒上。她能看见那个女人的长发,紫色的发丝反射着水晶球莹润的光泽。非常美丽的景象,但不能立即见到那个女人的样子让她很紧张。

    “你现在能看见了吗?”

    她点点头算是回答了。

    “我在问你,你现在能看见了吗?”

    “我说,是的。”

    女人的身子往前倾过来,脸被水晶球的光所照亮。看到她的双眼时,绘里 立刻后悔起刚才用那么粗鲁的语气跟她说话。所有的线索在脑子里组合起来,她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她垮下眉毛,张嘴就要道歉,但迎接她的还是那道温柔的声音。

    “别自责,没事的。你无需知道我看不见的事。”

    绘里吸口气,低下头。她是不需要自责,但还是这么做了。

    “你能在我面前坐下吗?如果一直站着的话会很累的。”

    “当然。”

    越靠近桌子,她越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动作。她拉开椅子坐下。

    “最近在为工作的事烦恼吧?”

    她睁大了眼睛。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陌生人是怎么知道的?她设想了所有的可能,但没有一个能说服她。

    “你的主管比你还年轻。你觉得她能力并不出众,等了很久想要将她取而代之。”

    她喘起粗气。

    那名占卜师伸出双手,平放在桌子上。

    “亲爱的,不好意思。我并不想吓唬你。”

    她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有人告诉你的?”

    “你告诉我的。”

     绘里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在不开口的情况下告诉这个女人这一切的,但她信她。

    “不过还是很抱歉。我其实应该在告诉你这些之前问你想知道些啥。”

    绘里摆摆手,礼貌地接受了她的道歉。

    “没事。”

    面前的女人轻轻地叩打着桌子,像是在找寻什么。绘里想帮她,但占卜师看起来非常专注,她不想打扰她。女人的手伸到她的塔罗牌之上,缓缓将它们摆在水晶球的一侧。

    “你想知道些什么,Elicchika?”

    她浑身都僵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出诧异的声音,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乳名了。

    “你怎么—”

    “你告诉我的。”

    绘里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她的内心再次涌起想要离开这间房间的冲动,不过她提醒自己她想继续呆在这儿。占卜师对她了如指掌这点让她感到有些烦恼。不知怎的,她希望能像这个女人了解自己一样也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所以,你想知道些什么?”

    她没留意到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已经把水晶球推到一旁,现在桌子的正中间摆着的是塔罗牌。

    绘里不知该从何说起。既然占卜师是如此的了解她,那么她应该会知道更多关于她的未来的事。这让她感到害怕。

    知道这么多真的没关系吗?她疑惑地想着。

 “你是想让我透露一下你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吗?我能给你点提示。可以吗?”

    她似乎能读心,这让绘里更害怕了。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好。没问题。”

    女人摸到卡牌,重新洗牌。绘里发现她对眼前的工作非常专心,跟自己一样在专注的时候会紧咬着下唇。绘里觉得这真是个可爱的表情,然后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时脸一下就红了。眼前的女人能读心,那她肯定听到了她的心声,这让绘里感到有些尴尬。不过占卜师并没啥表示,只是静静地微笑。她把牌重新放回桌上。

    “既然刚才说到了工作,那么我们就从工作开始吧。”

     没等她回答,占卜师就把三张牌放在了她的面前。绘里注意到这些牌上印着盲文。紫发的女人摸着牌,脸上的神情凝重了起来。绘里莫名地觉得她的脸挺神奇的。她的鼻子又小又平,下巴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她的嘴唇圆润,看起来就像是个经常微笑的女人。她的头发是美丽的紫色。绘里很好奇, 人类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发色呢?她当然可以染出那样的颜色,但看起来就会不自然。

    她的眼睛是最吸引绘里盯着看的地方。那是抹她从未在其他人身上见过的绿色。

    她在心里默默地希望眼前的女人能恢复视力,这样她就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样子,体会到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美丽。

    占卜师低下了头。绘里楞了一下,她怕这个女人听到了她在想些什么。

    “这周对你来说会有些困难。你得熬夜干活,但主管并不把你的工作放在心上。”

    她停顿了几秒。绘里注意到她指着面前的一张牌,然后又指向另一张牌。

    “不过也有好消息。一位故人会到你身边工作。这位故人是你的挚友,但因为一些毫无意义的事而与你疏远了。”

    绘里看着那女人手指着的牌,读着上面的名字。

    猫。她不明白这是啥意思。

    “然后你会得到一位从未指望过的同事的帮助。”

    她把那三张牌推到一边。

    “接下来想知道些什么?”

    绘里想了几秒,然后想起占卜师刚才提起了她好多年都没听到的名字。

    “家庭。”

    女人细长的手指把另外三张牌摆到桌子上。绘里觉得她在指甲上贴的笑脸贴纸蛮可爱的。她默默地想着那女人是怎么知道笑脸表情是什么样的,而她为啥又会喜欢这个表情。

    女人唇边扬起一抹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这周会有意想不到的人拜访你。是跟你非常亲近,你也真心喜欢、真心关心的人。”

    “谁?”

    绘里好奇地问道。那个女人的笑容愈发大了。

    “告诉你的话,那还是意想不到吗?”

    她对着她咧开了嘴笑着,然后指向下一张卡。看到那抹笑缓缓地从她脸上消失,绘里感到有些失望。

    “你会找到能让你想起你爱的人的东西。那是件你以为你已经遗失了的东西。”

    女人此时看起来非常的悲伤。她的表情是那么地受伤,让绘里涌起一股 想要握住她的手的冲动。她忍住了,觉得这念头很不对劲 。

    “它属于一个很久以前就离开了的人。”

    绘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多年没有再感受过的悲伤突然之间向她席卷而来。

    绘里在19岁那年失去了祖母。这件事对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让她 不得不痛苦地中断了学业,休了一年学。她向每一个人都紧紧地关上了自己的心门。

    自祖母离去后许久,她再也没有过如此抑郁的心境。而占卜师重新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那时的悲伤重新回到了身上。

    “然后你会打给某个很久都没联系过的人,告诉对方你发现了什么。”

    她的头因为好奇歪向一侧,想知道那是什么。

    真的会是件物品吗?她怀疑道。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占卜师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尽管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一句话都不会信。她原本以为这会成为她与同事取笑的话题,但事态正朝着她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虽然讨厌不能掌控一切的感觉,但她现在却有些享受眼下的情境。

    “接下来想知道些什么?”

    绘里从发散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想着接下来能问些啥。她没注意到那三张牌什么时候被推到了一边。

    她在想自己走神多久了。她盯着那个女人的眼睛看了会儿,虽然对方并没有回视。

    她真是个漂亮的女人,绘里想道。她甚至觉得这个女人以后会蜕变得更加美丽。

    “友谊呢?”

    占卜师这回没有碰她的塔罗牌,只是微笑着说出预测。

    “你会碰到一位朋友,一位你因为过去那段感情而失去了很久的朋友。”

    绘里一开始有些震惊,但很快就平稳下心绪,想要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她在脑海里搜索着符合占卜师描述的人选,找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但你这次连牌都没用。”

    她争辩道。女人耸了耸肩。

    “你坐下的那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一切都明明摆摆地写在空中。”

    绘里仍然满腔疑惑,但她决定不去追问女人。她很惊讶自己会如此信任那个女人。她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但她就是信任她,比她预计的对普通人的信任多得多。

    “爱情呢?”

    女人微笑着,扣打着桌面再次摸到自己的牌。她把它们放到一边,向绘里摊开双手。

    “把手给我。”

    绘里毫不犹豫地把手放在了她的双手之上。女人的指尖轻轻地碰触她的掌心,绘里察觉到自己其实很享受这位占卜师的碰触时脸又红了。

    女人闭上眼。绘里能听到她在轻轻地呢喃着什么,但她没有试着去分辨她在说什么。

    “你未来会有喜欢的人,但我不知道那个人会是怎样的。”

    绘里有点失望,虽然她也不明白为啥会感到失望。

    “但我能感觉到你深深地爱上了那个人,那与你之前的感情截然不同。”

    “我明白了。”

    她喃喃道。占卜师温柔地笑着,松开了绘里的手。

    失去了女人的手的触感时,绘里微微撅起了嘴。

    “这也是下周要发生的事,是吗?”

    占卜师对她咧开嘴笑了,耸耸肩。

    “谁知道呢。”

    “你知道。”

    房内陷入一片沉默。几秒后,两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绘里很喜欢那个女人的笑声,清脆醇厚得像是她喜欢的一位爵士乐作曲家作的曲子。

    她向占卜师保证之后会回访。

——————-

    绘里一边回味着跟占卜师的对话一边走向办公室,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那个紫发女人对着她温柔地微笑的样子跳进她的脑海里,被她深深地印在心上。她的笑容让周一的蓝天都明媚了起来。

    办公室内迎接她的是主管的怒火。如占卜师所言,这位比她年轻两岁的红发女孩是她部门的主管。那个女人准确的预测给了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望。

    简直就像奇迹一般,占卜师的第一个预言成真了。她的上司,西木野桑,命令她熬夜把工作处理完。绘里叹口气,揉揉前额。一大早的,她的头已经开始疼了。

    她和同事高坂穗乃果和小泉花阳一同吃午饭。她们一边吃饭,一边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穗乃果吃面包的那股活力劲儿和花阳吃米饭的着急劲儿让绘里觉得特别有趣。她们聊起了工作,压低了声音讨论主管是多么的严格。

    她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目光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出那气味的来源,然后注意到食堂的角落坐着一个女孩。

    “凛酱!“

    她向拿着筷子拼命吃着拉面的橙发女孩挥挥手。俩人视线相遇时,矮个子的女孩立即向绘里冲来,一个熊抱扑了上来。

    她们在原地紧紧地抱了一分钟,绘里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占卜师的第二个预言成真了。

————

    绘里从办公室的桌子上醒来时,已经是早上7点了。她只睡了半个小时, 然后被主管骂醒了。她揉揉前额,向对方道歉。西木野桑一离开,她就走向咖啡机,替自己和穗乃果泡上咖啡,后者现在正盯着电脑屏幕昏昏欲睡。对她俩来说,昨夜真是非常难熬。

    回到办公室时,她很惊讶地看到西木野桑的助手,矢泽妮可,正站在她桌子前。

    “西木野桑说你的工作遇到麻烦了,我觉得我应该能帮上你。“

    绘里惊讶的表情让妮可迅速反击道:“我才不想帮你!我才懒得管你!我只是不想西木野桑又发飙,好吗?!“

    不管这位双马尾女孩说了什么,绘里还是微笑着把手里给自己准备的咖啡递了过去。

    “谢谢你,妮可桑。“

    妮可脸红着啜了一口绘里为她准备的咖啡。

    “你、你愿意的话可以喊我妮可……“

    绘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占卜师的第三个预言成真了。

——————

    周三早上的时候,绘里终于把活儿都干完了,西木野桑对她咕哝着说可以 放一天假。绘里简直要跳起来庆祝了,不过她还是保持了专业的素养,甚至在走过主管身边时还对她报以礼貌的微笑。

    她多呆了一会儿帮了穗乃果一把。俩人早上10点离开了办公室,彼此挥手再见,走上不同的方向回家。

    绘里对着自己微笑,她对自己能持之以恒地努力工作感到非常骄傲。她想在公寓里开罐啤酒庆祝。在过去的三天里,她回家就只洗了下澡换衣服。她只想呆家里好好享受,直到周四回去上班。

    她一边走一边在手机上查邮件,脑子里想象着准备喝的啤酒的样子。她甚至在考虑去家瑞士巧克力店买些巧克力。她想的太入神了,以至于撞到别人时都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倒在地上了。

    “不好意思,你还好吗?“

    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摇摇头坐起身。看清眼前的人时,她简直不敢 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未?“

    那个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头歪向一边。

    “绘里?“

    她们望进彼此的眼里。对视几秒后,海未伸出手把绘里拉起身。

    海未曾是绘里高中时的女朋友,比她低一届,不过俩人关系很融洽,从未有过矛盾。她们曾经疯狂地相爱,欣赏着彼此。那时绘里是芭蕾舞演员和学生会长,而海未则是学校里的名人之一,总是在箭道比赛里拿到优胜。蓝发的女孩曾是那么的害羞,从来都不主动。亲吻时绘里总是主导的那一方。

    现在轮到绘里成为害羞的那一方了。她深深地望进那个取走她的童贞的少女眼里。

    在一起两年后,她俩的感情在绘里的祖母去世、自己深陷抑郁时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一开始海未想要帮她走出来,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绘里回忆起两人最后一次相见时的情景。她记得海未亲吻她的前额,用温柔的吻将她的泪水吻去,然后转身离去。

    但她不能怪她。对于年轻的女孩来说,那还是太棘手了。

    占卜师再一次预言成真。

    绘里对着她微笑,面前的女人也报以微笑。

    “想一起吃巧克力吗?“

    海未点点头。

    “乐意之至。“

———————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绘里脸上的笑怎么都止不住。她很高兴能碰见海未,更高兴的是她看到了海未的女朋友。那是个可爱的女人,一位服装设计师,名字叫小鸟。她像是那种会把女朋友宠坏的人,而海未值得这样的待遇。她值得拥有一个能好好照顾她的女人。

    打开冰箱取出心爱的啤酒时,她发现啤酒并不像她想要的那样冰。打开冷冻室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在打开的冷冻室前站了几分钟,视线无法从那上面移开。

    她把啤酒放在台上,伸出手去取那个塑料盒。

    那是祖母亲手做的罗宋汤。

    她把盒子放在厨房的台面上,关上冷冻室的门。她背靠着冰箱坐下,想要消化刚才看到的一切。泪水无法抑制地滚下,她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她意识到占卜师接下来的两个预言都成真了。她找到了那件让她回想起多年以前就失去的人的东西,而她现在想要给她的妹妹打电话。

 ——————

    距离上次的拜访已经过了一周,绘里再次站在了占卜师的店门前,唇边一直洋溢着微笑。她迫不及待想要再见那女人一面了。她想对她说,你的预言都成真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虽然那个女人没有采取任何实际的行动,但她还是想感谢她。

    她也想知道她的名字。她这一周都在脑海里勾画那个女人的样子,但不知道她的名字这点让她感觉很挫败。

    推开门时,迎接她的仍是风铃的叮当声和满室的黑暗,但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她不再带着自得的笑。

    “噢绘里亲,你回来了。“

    又是那柔软的声音。她几乎快忘了那是怎样的声音了,她一直在害怕最终会忘了那声音。听见那道声音让她的心暖了起来,脸上的笑意更深。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能听到你的微笑。“

    如果是别人这么跟她说,绘里一定会质疑他。但眼前这位占卜师所有的预言都实现了,她相信她。她听到轻微的一声咔嗒声,水晶球散发的光芒照亮了占卜师的脸。

    她能看到她在对着她微笑。

    “恩,另外,我的名字是希。“

    “希。”

    她在心里重复着这个名字。她之前想要猜出她的名字,但这名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美丽,仿佛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你能读我的心?”

    她对女人笑着问道。希轻声地笑了起来。

    “不,我不能。不过你这个人很好懂就是了。”

    绘里撅起嘴。希好像能看见她噘嘴的样子,笑得更大声了。

    绘里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女人的事,想让她自我介绍一下。不过毕竟对方还在工作中,这可能会有点尴尬。

    她要不邀请她去喝个茶什么的好了 。

    “所以,今天想知道些什么,绘里亲?”

    听起来像是随口一问,但绘里觉得对方其实已经知道自己想问什么了。

    “你是怎么推测出这周会发生什么的?我真的被吓到了。主管发火了,我的大学同学凛开始跟我在同一个部门工作。妮可,我从来没指望过她会帮我,居然伸出援手帮我准时完成了工作。然后我撞见了海未酱,我的前女友。我甚至还见到了她的现女友!然后我在冷冻室找到了祖母的罗宋汤,看来是以前忘了喝。她都已经去世很久了。”

    希欢快地笑着,牙齿都露了出来。她看起来对自己很自豪,不过绘里觉得她也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打给了我的妹妹亚里沙,然后她从大阪一路来到东京见我,周末留宿在我家里。你能预知到这一切的发生,但你以前从没见过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占卜师仅仅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大概是个未解之谜吧。”

    绘里喜欢这个回答,决定不再追问下去。她愿意相信这就是个未解之谜。她觉得这样想的话,魔法就不会消失。

    “那你今天想知道些什么?”

    绘里想了想。她不想再知道任何关于主管的抱怨或者工作的事儿。亚里沙回来了,所以家里的事儿也没问题。凛现在跟她一起工作,她可是在尽情地享受着友谊。她与海未和小鸟都交换了手机号码和邮箱。

    “你能告诉我上周说的那个神秘的爱人吗?”

    希得意的笑渐渐转成了礼貌的微笑。绘里注意到那个女人对她的提议的反应有些不对头。到底是什么让她在那一瞬间像是要消失了一般?她觉得那女人试图在礼貌的微笑下隐藏些什么,这让她有点紧张。

    “请坐。”

    绘里坐到了椅子上。像上次一样,占卜师双手摊开放在桌子上,绘里把自己的手置于上面,手心再次被指尖轻柔地抚摸着。她闭上眼睛,想要集中精力感受那女人手指的碰触。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抑制住想要发出愉快的呻吟的冲动。她不想让那个女人因为她的笨拙而感到不舒服。

    “是……”

    希开口了。绘里睁开眼看到对方一脸担忧的表情,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心跳开始加速。

    哪里出问题了吗?她看着女人的唇瓣想道。

    “一切还好吗?”

    “是的,只是……”

    占卜师从绘里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紧张地扣打着桌面找东西。

    “我才想起来我得走了。抱…抱歉。我得走了。”

    绘里更担心了。这个冷静的女人脸上很少会看到如此慌乱的表情。她一直在低声地说着她得走了和很抱歉,绘里感到一头雾水。

    “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我开了车来,能载你一程。”

    “没事儿。谢谢。很抱歉,我得走了。”

    她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但像是遇到了些麻烦。绘里想帮她一把,但很快发现她是在找她的白色手杖。

    “希……”

   她低喃这个名字。那个女人消失在黑暗中,只听到手杖在地上敲打的声音。

    “是预测哪里出错了吗?”

    没有回应。

    绘里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再也没听到任何声响。她渴望着能再次听到女人的声音,但什么也没有。屋内的沉默成为了最痛苦的声音。

    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一般,她叹了口气,站起身,决定离开。准备拉开门的时候,她再次听到了希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在喃喃自语,她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我在你的未来里看到了我自己。”

 ——————

    接下来几天里,绘里满脑子都是那名占卜师。早上起床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晚上睡觉前看到的最后一抹影子也是她。

    她甚至梦见了她。第一个梦里,希的手正缓缓抚摸着她的手。下一个梦里,紫发的女人枕在她的膝盖上,而她正轻抚着她的头发。最后一个梦着实把她吓得不轻,她梦到自己把占卜师拉到怀里亲了上去。

    醒来的一瞬间,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疯狂爱上了希。已经没有退路了。

    今天只是周三,而她往常都是周末去拜访那位占卜师,绘里已经迫不及待想再见她一面了。她一下班就坐上地铁来到离占卜师的店最近的站。就算不知道该跟那女人说些什么,她还是想尽快到达那里。她甚至在想着要不直接霸王硬上弓来个以吻封缄,生米煮成熟饭后再解释,但她显然并不会这么做。

    她缓缓地走向小店。她在想那女人会跟她说些什么。她想象着她就站在自己面前,但她找不到词句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她从未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感受。爱上海未也就是几周的事情,也可能是几个月吧,而她对自己如此快速地在希面前丢盔弃甲感到不可思议。

    绘里在脑里反复念着女人的名字,心跳得更快了。

    站在镇上最知名的占卜师的小店门前时,她惊讶地看到店门口贴着“出售”的牌子,下面写着房地产经纪人的号码。

    眼泪一下就上来了。她想忍住泪,但做不到。她厚着脸皮坐在地上,大声地哭了出来。她觉得自己这样真可怜,但管不了那么多了。

    过去的几天她在乎的只有她。她渴望见到她,听到她的声音,感受她覆在自己双手之上的手指。她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想着她。

    她想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爱抚她的脸颊。

    虽然对那个女人一无所知,她还是深深地爱上了她。这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十足的傻瓜,但她的字典里可没有不战而退这四个字。她迅速站起来,用力敲着门。

    “希!”

    她一边敲着门一边喊那女人的名字。虽然知道她很大可能不会在里面,但心里还是存了微小的侥幸。

    半小时后,邻居跑出来冲她吼着别再吵了。她放弃了。她觉得自己看着感觉真可怜,想着大概是时候放弃了。感觉真蠢。她一周前碰到了那个女人,然后爱上了她。

    虽然很痛苦,但离开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过她还是决定最后再试一次。正准备敲门时,门却自己开了。看到朝思暮想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时,绘里大口喘起了气。

    希在里面。

    “绘里亲。”

    她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在明亮的阳光下,她能看清她的脸了。这个女人比她之前看见的还要美,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裙子。

    “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幻觉。你一直都在里面吧?”

    没听到对方的回答,绘里抓住希空出的那只手,把它放在她的脸上。她想感受那女人的碰触带来的温暖。

    “我在。”

    希微笑了一下,看起来心满意足。

    绘里不想让这个女人再跑掉了,决定换个话题。她看回她身后的小店,想起了刚刚看到的牌子。

    “为什么要关店?生意不好吗?”

    紫发的女人指尖轻轻抚摸着绘里的脸颊,像是在解读她的想法。

    “不。我只是觉得是时候结束了。我不能打没准备的仗。“

    绘里歪了歪头,脸颊贴在希的掌心。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轻抚着。

    “什么意思?“

    希沉默了。绘里不想逼她,希望她能慢慢想好了再说。只要她的手指一直这样抚摸着她的脸,她无所谓再多等一阵子。

    “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后,我一直都是孤单的一个人。我是个不幸之人,从来没有期待过能在别人的未来里看到我。“

    她的话让绘里觉得很悲伤,但更多地还是感到由衷地高兴。上次离开前听到的声音不是她的幻觉。希真的说了那句话。

    “那你是怎么想的?“

    她问道。她觉得胸膛里的心脏跳得更快了。

    “害怕。我很害怕。“

    绘里的幸福感消失了。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但显然不是这样的结果。

    “但我想亲你。“

    那一秒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能帮我一下吗?我得知道你的唇在哪里。“

    绘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幸福又回来了。

    “当然了。“

    她抓住希放在自己手上的手,指引着指尖爬到自己的唇上。看着希先是屏住呼吸,然后手指一路从她的脸颊滑到唇上的样子,她觉得可爱得不行。

    “我的唇在这里。“

    希的指尖描摹着她的唇形。绘里细碎的亲吻洒在她的指尖,希轻轻地笑了。

    “手感很好。“

    绘里在她的指尖下笑了。她看着那个女人的唇瓣,迫不及待地想要让两个人的唇紧密地贴在一起。她应该直接亲上去的,不过看着希第一次如此努力地摸索着想要亲她的样子那么可爱,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请抱紧我。“

    绘里服从了。希把她的白色手杖丢到地上。

    绘里环着她的腰,把她拉得更近。紫发的女人把另一只手放在绘里的肩上,在她唇上的手则移到了她的脸颊上。第一个吻落在她的下巴上,她那可爱的样子让绘里也笑了起来。笑的时候,希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唇的位置,第二个吻直接覆在了上面。

    绘里反守为攻,加深了这个吻。她分开双唇,下唇抵在希的两唇之间。亲吻的间隙希发出轻柔的笑声。

    “感觉不错。“

    绘里也这么觉得。就像是两人的初吻一般。绘里觉得希的唇瓣压在她的唇上微笑的样子太可爱了。

    “我喜欢。“

    希一边说着一边退开了。一吻过后她看起来有些吃惊,绘里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刻般深深爱着她。

    “我也喜欢。“

    绘里抵着她的唇轻声说道。

    “现在想亲希酱吗?“

    希说话的语调让她笑了起来。她错了。她还会更爱她。

    “真可爱。当然想。“

    感受到唇上传来的触感,希笑了。

    之前站在占卜师的店门前时,绘里可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一切。

    绘里体会到了占卜师的名声可不是空穴来风,那女人从不失手。她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爱情之中。




评论(3)
热度(45)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