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推

Miserere mei, Deus

Third Wheel Syndrome (翻译练习)

This is weird but somehow, warm

 

The author is quite funny, and I would recommend you guys check his/her other stories.

 

Paper写多了让我每次翻译都会强迫症发作,一句话如果太长就感觉要疯掉……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76982/1/Third-Wheel-Syndrome

 



  

电灯泡综合症

 


by Cronomon

 



    在看最近一次live的录像时,妮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天哪绘希真是该死的官配

 

    她在演员表那里按了暂停,然后回放录像,跳过开头,重看全队的介绍。她仔细观察MC的部分,不放过每段舞蹈的每一点细节。

 

    快到安可环节时,无可争辩的证据浮出了水面。 

 

    希和绘里彼此之间洋溢着赤裸裸的姬情。

 

 

--

 

    她可不是发现的,妮可告诉自己。

 

    拜托,她们每次出去就是为了那该死的芭菲约会。她俩那早就不是秘密的恋爱关系更是μ's里流传已久的笑话。

 

    但。

 

    她以前可从没想过她俩是在玩真的。

 

--

    演唱会结束前,全队正准备离开舞台对欢呼的粉丝们挥手再见时,绘里却小题大做,伸出手帮了希一把。希优雅地接受了她的帮助,两位十指紧扣地离开了现场。

 

    观众都沸腾了。

 

    妮可强忍下不适的感觉。


    “为什么这幅表情。” 真姬挑眉,语气更像是陈述而不是疑问。


    妮可面色阴沉地转过脸去。

 

    “因为那冰冷、沉重的真相。”她答道。

 

--

   《硝子の花園》的发布也阻止不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某日放学后妮可把那不知所措的作词者逼到墙角质问道:“你在跟我开玩笑?“

 

    海未耸耸肩,看起来有点被吓到了,但更多的是恼怒。

 

    “绘里和希觉得这挺好的。”她解释道。

 

    妮可感到兴味索然:“她们当然觉得挺好的。“

 

    “哪里有问题吗?”海未问得很勉强。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她继续道:“是你说的……额……百合营业……是个好主意。”

 

    “当然是好主意,”妮可恶狠狠地说道:“这是我想出来的!”

 

    “那好。”海未有点生气了,不过妮可没功夫理她。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担心。

 

    例如,鬼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不断升级的姬佬事件。


--

 

    在一次电视推广活动上,μ's根据年级分组,三人为一组参加简单的小游戏。

 

    “大家要更有力地nico-nico-nii来支持我们哦!“妮可对着摄像机镜头热情地说着她的经典台词。

 

    在她的右边,绘里手臂收紧在胸前,一根手指按在脸上,对着镜头眨眨眼:“Хорошо ,我会尽力的!”

 

    在她的左边,希宣布道:“三年生队可是地表最强战力!这得感谢我们又酷又可爱的小绘里,是吧?”

 

    “喂,希……”绘里给了她一个半尴尬、半羞恼、满是宠溺的眼神。

 

    妮可并不记得这是不是她们台本上的台词,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那我呢?”

 

    “当然,还得感谢我们可爱的吉祥物。”希开着玩笑。她要么是在老老实实按照台本上写的做,要么就是临场的机智反应。

 

    不管怎样,妮可赶紧闭上了嘴,做出一个非常夸张的噘嘴动作(当然这也差不多是她想做的)。小插曲结束后,活动继续。


    之后的节目,她无数次忍住了露出牙酸的表情的冲动。妮可觉得自己已经演技超神,实力影后了。


--

  

    希和绘里呆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坏事。是的,在一起

 

    妮可觉得自己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很好,她在班里唯一的朋友们就要一起出去疯狂坠入爱河然后眼里只有彼此然后私奔到俄罗斯然后生一堆八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完美金发宝宝这些宝宝从娘胎里就带着姬佬的潜质。她都不知道要不要给她们寄贺礼。

 

--

 

    妮可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但她们的演唱会上,绘希突然之间有了比以往更多的互动。

 

    她从后台看过去,绘里唱完solo曲后转身面向希,后者此时正上台准备接着唱自己的solo。

 

    “像以前一样感到寂寞了,是吧?“希轻轻地笑道。

 

    “希,“在跟另外一个女孩说话时,绘里的声音总是轻柔无比的:“那是……”

 

    “别担心,绘里亲,”希走向她,擦身而过时手指滑过绘里的肩膀:“现在轮到我了。你会听着的吧?”

 

    绘里点点头,转身缓缓离开。

 

    “恩,祝你好运。”

 

 

    观众们已经在为这新洒的官糖而疯狂了。

 

 

    真姬得捏着妮可的脸才能让她的脸色不那么难看。

 

--


    “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了。”某天午餐时穗乃果把她拉到一旁说道。

    

     妮可怒视着她:“你在说什么。”

 

    “你表现出了所有的症状。” 穗乃果继续说道,却什么都没解释。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像是得道了一般,这副样子让妮可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

 

    “什么的症状。”她咬着牙问道。

 

   “电灯泡综合症。”

 

   “站着不要动,我今天一定要掐死你。”

 

--

    

    她们这场小小的扭打以穗乃果保证她会把一切说清楚而结束。妮可往后倚在墙上等着她的解释。

 

    “我其实也有过,”穗乃果真诚地说道,揉着脖子上两分钟前被妮可揪着领子而发红的皮肤:“当电灯泡的经历。我的意思是,你有感受到海未和小鸟每次表演 《Anemone Heart 时两人之间弥漫着的浓浓的滚床单的味道么?”

 

    “天呐,穗乃果。”

 

    “是吧!听起来很疯狂是吧?”

 

    妮可从未察觉过那首歌里有什么滚床单的味道,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希和绘里表演时那昭然若揭的姬情上了。她并不打算把这告诉穗乃果,只是催她快点说重点。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一个人。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一开始是很困难,我能理解,但慢慢地你就会习惯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希和绘里完全把你忘了!”

 

    妮可离开了。

 

    穗乃果在她身后替她打气:“Fightだよ!”

 

--

 

    三年生再一次在live里一起跳舞时,妮可意识到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绘里和希身上了。

 

    全场都是蓝色和紫色的荧光棒,人群中只有零星的几个粉色的光点。

 

--

 

    几天后,绘里和希邀请妮可一起吃芭菲。

 

    妮可发誓她绝对是拒绝了的,但希绝对是对她施了咒,不然怎么会下一秒她就和她们一起坐在餐馆的小隔间里,茫然地盯着这两人是如何一边牵着手热切地看着对方一边拼命地让恩爱秀得不那么过分。

 

    芭菲上来的时候,绘里终于说出了这次邀请的真实目的:“额,所以,最近好像……我们之间出了点小问题。”

 

    “问题?“妮可拉长了调子:”这怎么会有问题呢?”

 

    希对她挑挑眉,妮可无意识地缩了一下。

 

    “最好能坦诚地面对你的感受。”希温柔地建议道。

 

    “我的感受?”妮可重复道:“那你们的呢?”

 

     说出来的语气却比自己原本想的还要咄咄逼人。

 

     绘里眨了下眼,眼里满是不解:”我们的?“

 

     妮可呻吟道:“你们不会是打算来真的吧?”

 

    她的朋友们交换了个眼色,希突然转向她,脸上满是了然的神情,然后……那个忍俊不禁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妮可弓起背,对那位占卜师身上突然散发出的胜利者的光环感到不快。

 

    “所以说,”希窃笑道:“妮可酱是觉得我们在约会吗?”

 

    “啊?” 绘里声音里的惊讶是真心实意的。

 

    妮可几乎要把眼前的芭菲倒到这两位的脸上了:“所以你们不是?”

 

    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办法回答,绘里则是满脸疑惑的表情。妮可现在只想彻底消失。

 

    “我……额……”绘里结结巴巴地想要徒劳地解释些什么。

 

    妮可耳朵发热,用手捂住脸咆哮道:“别告诉我那只是在演戏。”

 

    “不错。” 希的回答非常爽快。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

 

    “嘛,不是。那是,约会。”绘里支支吾吾地说道,跟妮可一样惊慌失措。

 

    “什么。”

 

    “但但但但但是……”希靠在绘里肩上,满是怜爱地注视着她。绘里在她的碰触下冷静了下来。


    “如果我们是的话,我倒不会介意。”希平静地承认道。

 

    绘里笑了,妮可感到一阵恶心。

 

    “告诉我你们带我过来不是为了坦白你们二位的恋情然后重头再承认一次。”妮可几乎是乞求的语气了。

 

    希咯咯地笑了,伸伸懒腰,无所谓地摆摆手:“别担心,别担心。我们真的,真的是在关心你。” 她咧着嘴笑了,这次笑里带着点真诚。

 

    “你知道吗,你最近的表现有点过头,所以我们想确认下你没事儿。”绘里补充道,妮可并没有意识到她错过了她眼里的那抹暖意。

 

    她含糊地说道:“可那不会太……”

 


    “台上的一切都是表演而已,”希澄清道:“嘛,大部分。可能是。吧。”

 

 

    绘里适时插嘴道:“我们没有意识到你被冷落了。对不起。我们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以后如果有什么想法,跟我们说好吗?”希的眼睛闪闪发亮:“不说的话,我就会揉到你知道什么叫终身难忘。”

 

--

 

    希和绘里很奇怪,依然姬得无可救药,而她们那时结束谈话的方式总让人感到不安,但她们是在意她的。她们注意到她的不对劲,然后向她伸出了手,用她们那奇怪的方式。


    那之后事情并没有太大变化。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的话,希和绘里变得更加公开了,可能是那次芭菲对峙的后果。

 

    但在台上的时候,在跳舞和分组表演的时候,希和绘里总是站在她的两边,一人牵着一只手,和她一起对着台下的观众欢呼。

 

    她看到了更多亮粉色的荧光棒,还有希的微笑,感受到绘里紧握的力量。而且可以确定,这两位在约会,大家都知道,她们可能还是会生一堆八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宝宝,但她们还是她们。她们还是那个一板一眼的、吵闹的、神奇的学生会情侣,关心着她,让穗乃果帮她恢复元气,照顾她,爱着她。


    穗乃果是对的,妮可想道。她们不会忘了她。

 

    做个尴尬的电灯泡也没啥不好的。

 

评论(2)
热度(62)

© 曜推 | Powered by LOFTER